mymaktub

如果你覺得我很怪,那是因為我太真實

分類: 解剖學

其實我知道我內在的溫柔,所以我不喜歡說出重話或評價,我覺得那會傷害我身邊的人,這確實需要智慧的,因為你必須要防範因為這樣的溫柔而導致對方反而踩到你的頭上。

是的。我的溫柔是因為我不想傷害你,是因為我總希望有超越批判更有效更無害的方式,但若是這件事反而無助於彼此的成長,我的溫柔就沒有意義了。或者你可以說,它就變成鄉愿了。溫柔變鄉愿?多麼諷刺。

但我也必須誠實地說,除了這個不喜歡讓人受傷的心情以外,我自己也有怕內疚怕失去情誼的心情,我一方面怕說話傷害人的內疚,也怕傷害了對方導致與我情感破裂,害怕不被喜歡。

這是一個認知的盲點,

 

廣告

節制

覺得自己很像一隻老鼠,躲著遮掩著賴著懶著。醒來驚嚇著自己睡了太久,於是為了挽救敗壞的僵局,所以狂奔滾輪,然後太累了,所以又睡了,一睡又睡太久了,醒來又持續狂奔著。如此,週而復始。

也就是說,我缺乏的不是能力,而是節制。

像調節溫度一樣,依循著天氣的轉變立即調整汗水與毛孔的開闔。

因為缺乏節制,所以在一來一往中消耗掉過多的精神與時間,惡習就像染色布一樣,將一塊白色的布,原來只是染得有點黃罷了,一天一天只見顏色,越來越深越來越髒。

我是這樣觀察著自己,用我盡可能溫柔的方式。

我想,我渴望,從老鼠進化為人,一個有能力經歷更多美好事物的人。祝福我。日安。